笔名:剪春雨 (原:viviceage/ 芜菁白汤)

写随笔和原耽

【手机版头摄影@大雄壹】

叫我小林就好(◦˙▽˙◦)

馥郁(32)夏夜清风

  余鱻带他去了朋友开的私人诊所。

  

  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”了解情况后,医生指了指报告:“你们有过体液交换,之前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”然后跟他们讲了下为什么。

  

  “……”

  

  “之前没医生跟你们提过吗?”

  

  “好像是提过。”贺兰山回想起来,问诊时医生问过他和余鱻是不是一对。当时他说二人是朋友,医生便没再说什么。之前他好像也在网上看过类似信息,但觉得那跟他们没关系,就没细看。

  

  医生观察着他们的表情,还挺八卦:“明白了,二位刚确立关系吧,恭喜了。”


  

  一大困扰如此戏剧化地被解决了,贺兰山和余鱻如释重负。夜晚还年轻,他...

 

馥郁(31)蓝调时光

(周二更第32章)

本章开头有辆车,可以去长佩或微博↓

微博ID:我卡你随便刷,私信我关键词:萝卜牛腩    

车在自动回复里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俩人乱来了好多次,最后清理时,贺兰山换上自己的衣服,拎着那套被扯得不成样子的晨礼服:“这是租的。”

  

  余鱻很平静地帮他拉上裤链:“我知道。”

  

  “很贵的。”

  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

  “你知道还这么用力扯它!”

  

  “没关系。”他波澜不惊道:“你人是我的,店也是我的,我爱怎样就怎样。”

  

 ...

 

馥郁(30)偷吻

周六晚更 

------

       等贺兰山开始拍摄,余鱻以“一会有个饭局”为由离开了。那当然只是个托词,余鱻没走,他在二楼隔窗偷看贺兰山。

  

  刚才听到贺兰山说“好”的那刻,余鱻感觉自己心脏被刀尖刺了一下。这刀并不深,像是持刀人在试探这颗心有多柔软。他疼得厉害,却仍笔直地站在原地等待下一刀。

  

  持刀人是贺兰山。

  

  余鱻所隐瞒的东西,最终成为遮住贺兰山双眼的布,让他看不见眼前站的是谁。贺兰山茫然地走过去,手起刀落,轻而易举地戳中余鱻的痛点。

  

  贺兰山有太多事情不...

 

馥郁(29)清酒微醺

抱歉还在卡,明晚更 
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贺兰山感冒了,鼻塞得厉害,走在大街上什么都闻不到。贺兰山去医院一查,发现病因真的是余鱻的气味。

  

  “之前没这问题是因为你们接圝触时间不够长,”医生又安慰道:“放宽心,痊愈的案例还是很多的。”

  

  这些天他常和余鱻打电圝话。鼻音是藏不住的,贺兰山就解释说:“家里空调开太低,我着凉,不过吃了药感觉好多了。”说完这事,电圝话那头安静了长达十多秒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  

  然后他听到余鱻笑了下:“那你要快点好,好了以后来我家打游戏,然后我们去吃好的。”...

 

馥郁(28)镜中倒影

抱歉我这几天一直在考试,明晚更

-------

       贺兰山百感交集地接过手机,当时他太快撤回,都没来得及仔细看图。原来照片虚得厉害,左下角被手指挡住了,窗外的彩虹更是难以辨认。

  

  这么丑,余鱻还把它设成屏保。

  

  “我一开始还不解你为什么要拍扇窗给我。”余鱻:“后来我研究了会,放大再发大,发现外面好像有道彩虹,一猜就知道你是刚睡醒,昏昏沉沉地拍了这张照片,那么糊。”他音质低沉而冰冷,听起来却很温柔。

  

  “我也明白你为什么要撤回,你最近一直在生气。”

  

  原来他心里跟明...

 

馥郁(27)寻找蝴蝶极致

  贺兰山放下手中的虾,犹豫道:“我确实有很多顾虑,所以有些话没敢跟他说。我猜不出他会有什么反应。”

  

  人在爱的人面前都是自卑的,因为害怕失去,所以不敢伸出手。

  

  谈和煦开玩笑道:“你们的思维模式还蛮相似的,大脑是同一个厂家生产的吧?”

  

  “对,我俩一个系列的……‘有话就是不说’系列。”

  

  贺兰山:“我现在回想起来,其实我年少时曾对许多人有过好感,但是余鱻出现之后,我发现他跟之前所有人都不一样。”

  

  “他很特别,在他面前连我都变得特别。”

  

  “所以想想看,我之前对那些人的都不叫暗恋,只有对余鱻的才是。”

  

  “从...

 

馥郁(26)今夜或不再

  贺兰山坐在病床旁剥橙子,心有余悸。

  

  荒谬的一吻结束,余鱻抱着他陡然晕了过去。他今早的心情真是无法用大起大落来形容。幸好医生说他并无大碍,晕倒是由于情绪太过激动,debuff叠加,他自己也被气味影响。

  

  可为何这回牵手不起作用?

  

  贺兰山很疑惑,把俩人肢体接触能驱散debuff的事说了。医生波澜不惊道:“这样啊,你们这种情况还蛮特殊的,之前做过测试吗?”

  

  “我们没想到这一环。”

  

  “没事,一会抽点血,你和他做个气味匹配检查就知道原因了,结果很快能出来。他醒后没什么不舒服的话,输完液拿结果就可以走。”

  

  余鱻醒来时天色...

 

馥郁(25)初夏沁梨

不好意思,第26章更新会推迟两天,我还在卡文中……TAT

--------

       在24小时营业的路边餐馆里,谈和煦为这段往事画下一个句号:“他生病之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的。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这样。”

  

  附近一名默默偷听的店员插话道:“抱歉,我听很久了,你们在讨论电视剧剧本吗?”

  

  三人:“……”

  

  贺兰山凝视着谈和煦:“所以,到最后你都不打算告诉他真相?”

  

  “能和哥哥终成眷属,办一场婚礼,应该是他一个愿望吧。”谈和煦说。

  

  其实贺兰山心里也明白,桑阳夏...

 

馥郁(24)柑橘苦酒

  

  谈和煦一直以哥哥的身份陪护桑阳夏。既然人在身边,他没再向医生护士询问谈和风的事,不过脾气依然暴躁,心情也阴郁低沉。

  

  桑阳夏常让他打开窗,说想闻闻外面的味道。

  

  跟一些电影的情节不一样,他并没提出“你能描绘下今天外面的景色吗?”此类要求,反倒专注于听德云社相声,不谈论有关视觉的一切。谈和煦偶尔带他去医院的花园散步,遇到许多人,听了一些话。

  

  他的身体慢慢复原,脾气好了一点,对几名探病的朋友态度不错。桑玫提前跟他朋友们说了谈和风的事,因此没露馅。

  

  不知怎么的,唯独对谈和煦和桑玫凶——对谈和煦最凶。

  

  谈和煦想,这大概是因为...

 

馥郁(23)冥府之路

       这人手速快得不可思议,打起鼓来就像妖怪一样,还特别会吊人胃口,全程下来就像一部精彩纷呈的悬疑电影,勾得人心大起大落,跟着他的节奏呼喊。贺兰山有点尿急,但心想就算是膀胱爆了也要听完这段,太带劲了。

  

  “好!”掌声雷动。

  

  鼓手是一名腰细腿长的青年,衣服上的图案挺有个性,而最特别的是——他戴着面具。黑色面具把他面容罩得严严实实。观众闻不到他身上的气味,应该是用药剂掩盖了。

  

  还挺神秘。

  

  散场后在附近撸了会串,贺兰山突然想起有东西落在Live House卫生间,于是俩...

 

馥郁(22)晚星

       余鱻忙着筹备新婚礼,俩人见面机会变少了。闲暇时贺兰山就在网上搜他名字,还找到了他两年前的视频访谈。

       访谈开头讲了些他的婚礼案例,比如曾有人想在怀托摩的萤火虫洞穴办婚礼,提议被余鱻否定了。那里景色绝美,偶尔也为名人开绿灯,但终究不是个合适的地点——为保护萤火虫,洞穴里不能见光,也需要保持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后面聊到的话题就比较生活化了,贺兰山密切关心有关恋...

 

馥郁(21)浪凡光韵

  待场上的路灯骤然亮起,这一拨少年人散得差不多了,剩下两名正收拾包的男香。贺小妹玩累了想回家,贺兰山盯着那俩人,坚持道:“要不坐会吗?就一会。”

  

  五分钟后,那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了。

  

  贺兰山:“余鱻。”

  

  “嗯?”

  

  “你去玩吧。”他偷偷指了指贺小妹,做了个口型:“有我在,没事的。”只要他跟贺小妹有肢体接触,她就不会被余鱻的气味影响。

  

  “你能让哥搭会不?你哥累了。”

  

  “……朕准了。”她抱有许多疑问,可一时间什么也问不出口。

  

  贺兰山顺理成章地将胳膊搭在她肩上。

  

  “那我去车里拿点东西。”...

 

© 小林剪春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